鄉野傳奇~4 第四章  宮廷事員外娓娓道始末 何員外警覺地面容一整,並「咳!咳!」乾咳二聲以作掩飾繼續道: 「仁宗皇帝有二位太子,均非正宮皇后嫡出。大太子李安全為冷貴妃所生,二太子李純祐卻是淳于貴妃所生。而正宮娘娘秉性仁厚,她並未因二位太子非己所生而有任何排斥,反將二位太子視如己出疼愛有加,且對二位太子一視同仁?無偏袒。仁宗皇帝見皇后如此疼愛二位太子,雖是皇后未能為仁宗皇帝生得皇子,卻也對皇后十分尊重。 大太子李安全秉性溫文敦厚,平日裡喜舞文弄墨,不善心機。他常與朝中文臣或其食客中的文人墨士齊聚東閣賞花觀景吟詩作對。而且大太子非常尊重生命,有一次,樹上有一只鳥窩不知怎地突然落在他的跟前,窩裡的三隻雛鳥竟而喪命,當下只見他?然淚下,難過不已。 而二太子李純祐與大太子之個性竟是二個 開幕活動樣兒,二太子喜歡耍弓舞劍,他養的食客裡不乏江湖武夫。他常與那些武夫請益過招,倒也學了一些功夫。不過二太子心機甚重,卻又不形於色,雖見他常笑臉迎人,但沒人可臆度在他笑臉後面究竟隱藏了些什麼。」 說到此,何員外端起了茶盅喝了口茶,雲弘俊仍舊不發一語直瞧著何員外,何員外有意無意地避開了雲弘俊的目光接著說下去: 「那時仁宗皇帝自知年已老邁來日不多,是以急欲在二位太子中覓一勤政愛民能孚眾望的,立他為皇位繼承人。其時仁宗皇帝對二位太子知之甚深,大太子雖宅心仁厚,卻是終日繾綣於風花雪月之中,不太關心時政。二太子則又城府極深,將來若掌朝政,恐將遭惹一番風雨。為此,仁宗皇帝內心裡實掙扎萬分難予取捨。於是仁宗皇帝私下裡先後召喚數名朝中重臣,徵詢他們的 ARMANI意見,怎知他們對二位太子之評價竟是不分軒輊。這件事輾轉竟讓二太子得悉,因此二太子鎮日眉頭深鎖,亟欲思一良策能讓父皇轉念將皇位傳予他。」 何員外說到此處暫時把話打住,歇了一會兒繼續說下去: 「二太子這種焦慮神情,早已瞧在二太子妃王卉珍眼裡,初時,她實不便啟齒相問,總以為過二天二太子自可恢復往日歡容。但時隔數日,二太子臉色依舊陰沉,且有與日俱增之態。這日,二太子妃實在忍不住,抓了個機會問二太子: 『殿下,為何這些日子以來終日愁眉不展,究有何事卦心?』 二太子一見愛妻見詢,只嘆了口氣而不答。二太子妃臉露關心神色道: 『殿下,請您告訴我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惹惱了您,也好讓我為您分憂解勞呀!』 二太子見愛妻問得緊,這才一五一十將父皇為皇位繼承予誰的問題 個人信貸告知予二太子妃。二太子妃聽完二太子所說的,不覺失笑。二太子妃的這番舉動使得二太子滿臉不高興地問: 『珍兒,我為皇位繼承一事傷透了腦筋,妳卻在那兒發笑,卻是為何?』 二太子妃止住了笑答說: 『殿下,您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呀!』 『我怎麼聰明一世糊塗一時?妳倒要給我說個明白才行。莫非妳想到了好法子?』 『我一個婦道人家那有什麼點子,我只是笑殿下身邊空放了位大軍師不用,卻只在那兒自怨自艾。這不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是什麼?』 二太子輕嘆一聲道: 『唉!珍兒,我不是把魏師爺給忘了。只是…』 『怎麼啦!殿下?您可是有什麼顧慮嗎?』二太子妃見二太子欲言又止,詫然問道。 『他的確是足智多謀,可是助我登上皇位是何等的大事,以父皇的精明,加上父皇身邊還有一位厲害角色的何賓澤,如 21世紀房屋仲介果稍一不慎而致事機敗露,這可如何了得!在這事上,我怕魏師爺靠不住。再說,他是否願意在此事上盡力協助我登上皇位還是個問題呢?』 『殿下,平日裡您遇著難題不都是請他過來出點子嗎?您不妨告訴他不會要他去做傷天害理之事即可,他應無拒絕之理。再說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欲成大事自當有此胸襟才是呀!還有,您也可許以重賞,所謂:重賞之下必有勇夫。如您還是不放心,何不先誆他起個誓呢?』 此番話說得二太子頻頻點頭稱是: 『珍兒果然冰雪聰明,得妻若妳實我之幸呀!我這就召他明日進府共商大計。』 『臣妾謝皇上褒獎。』 二太子妃對著二太子萬福笑稱『皇上』,惹得二太子心花怒放,他大笑著立將二太子妃緊緊擁入懷中。 第二天,魏師爺接獲二太子的緊急密召,立刻整裝急赴二太子府。二太子早已派親信在門口守候著?褐藻醣膠A當魏師爺一到,親信立即引領魏師爺直接進到後廳。魏師爺進入後廳,卻見二太子愁眉不展地在廳內來回踱步。他趕緊趨前一步向著二太子躬身行禮: 『殿下,請恕屬下來遲之罪。』 『免禮,』二太子扶著魏師爺道:『魏師爺,我今日緊急傳你進府是有一件大事欲與你相商。』 『殿下,但不知殿下有何差遣?只要屬下力所能及定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。』 二太子將眼四下裡掃過,屋裡除二太子及魏師爺外,侍衛及隨從們早被支開,再也不見第三者,魏師爺見二太子如此慎重小心,不由得面容一肅,打起十二萬分精神欲仔細聆聽二太子要說些什麼。二太子把聲音放沉地問: 『魏師爺,我待你如何?』 魏師爺一聽二太子如此說,立刻俯身趴跪在地上,頭如搗蒜地說: 『殿下待屬下恩重如山,如同再造。』 『魏師爺快快請起。』二太子立即將 ARMANI魏師爺扶起:『起來方好說話。』 『是,遵命。』魏師爺站了起來,但仍躬著身子。 『今我有一事欲與你相商,但此事非同小可,辦得成,你將飛黃騰達一世富貴,如搞砸了,就是人頭落地禍延九族。』 魏師爺是何等的聰明,一聽此言即知二太子欲與他相商的事必定極其機密,同時,二太子平時雖對他言聽計從而視他為心腹,但為今日之事卻對他出此恐嚇之言,表示對他猶不放心。當下轉身面對大廳外直挺挺地跪下發誓: 『我,魏晉福,誠心對蒼天起誓,魏晉福對二太子赤膽忠心絕無二志,今日二太子將對魏晉福所言之事定當全力以赴,且守口如瓶,絕不洩漏半字。如違誓言,即遭天打雷劈。』 二太子見魏師爺起此毒誓,立即將他扶起笑道: 『魏師爺你太言重了,我是信得過你的,否則我又何必召你進府共商此事呢?來,來,坐著好說話。』 魏師爺依二太子所指 節能燈具的座椅坐定後相詢二太子: 『殿下,屬下斗膽請問殿下,究竟是什麼事讓您心煩若此?』 『魏師爺,事情是這樣子的......。』於是二太子就將皇上欲立皇儲,卻一直未能決定乙事告知魏師爺,然後問說:『不知魏師爺可有妙計?還有,此事真是非同小可,你可得防著我父皇及其身邊謀臣識破。另外就是你的計謀以不做傷天害理之事為原則。了解嗎?』 『哦!原來是這麼回事,待屬下想想看。』魏師爺捻著鬍鬚沉吟著:『皇上欲立皇儲一事已是滿朝皆知,不知殿下是否知道大太子那邊有何動靜?』 『你的意思是說,皇兄是否有在私下運作嗎?』 『正是此意。』 『我相信皇兄應該會有所動作,事實上根據我從側面打探到的消息,他現在的確已經在積極籌劃如何贏得父皇的信任與寵愛。』 『殿下,您可知皇上的意向?』 『父皇在這方面可緊得很,我根本無法臆測父皇的心意。』 『這 宜蘭民宿 樣呀?』 魏師爺低下了頭並無意識地在來回踱著步子,他心裡一直在盤算著。二太子則在一旁焦急地隨著魏師爺移動的身子轉著頭看著他。 只見魏師爺一會兒皺起了眉頭,一會兒又搖了搖頭,他的嘴似在念念有詞: 『這樣不好…。那樣有問題…。還是有瑕疵…。』 終於,魏師爺停止了踱步,他仰起了頭,他的眼睛似乎沒有焦點的直視著,一抹笑意慢慢在他的臉上升起。半響後拍了一下大腿說: 『對!就是這麼辦應該可以了。』 二太子的一顆心被魏師爺的舉動攪得懸在那兒七上八下的,待看到魏師爺露出的笑容,二太子立刻走到魏師爺跟前問說: 『魏師爺,你想到妙計了嗎?』 魏師爺道: 『殿下,屬下妙計倒是有一個,不過我暫時不能說將出來,我得去預作安排才行。』 二太子企盼地問: 『難道你不能先告訴我一個大概?』 魏師爺回說: 『殿下,請恕屬下不得不賣個關子,因此事實在是 酒肉朋友事關重大,如果沒有萬無一失的安排,或在哪個環節出了差錯,那一切就將前功盡棄了。』 『好,那你什麼時候可以安排妥當?』 『殿下,快則三天,慢則五天,那時屬下再來向您稟報。』 『好,就這麼說定。記得,我要的是十全十美的計策,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錯,你懂了嗎?』 『屬下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係。不過….』 二太子緊張地問道: 『不過什麼?莫非還有什麼問題不成?』 魏師爺安慰二太子道: 『殿下,您不用擔心,我這計策應是完美的,怕只怕是問題會出在人的身上。』 二太子訝異的問: 『人的身上?什麼人?』 魏師爺還是賣著關子道: 『殿下,待我去安排妥當再說好嗎?』 二太子見魏師爺應是不會再透漏隻字,只好放棄追問: 『好吧!你快去安排吧!』 『屬下告退。』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關鍵字廣告  .
創作者介紹

elvidjtnque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