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者柯美學 通訊員黃娟
  一位姓黃的四川男子向青山警方報警稱,他跟兒子小黃在青山區園林路路邊行走,一輛越野車上下來5個人,將他的兒子綁走了。
  警方聞訊果斷出擊,捉住“綁匪”,卻發現這是一場誤會。黃某帶著妻子和兒子大黃、小黃深陷傳銷網絡不能自拔,其兒媳楊女士發現後,找到“全國反傳銷聯盟”尋求幫助。“全國反傳銷聯盟”成員千里迢迢趕來武漢救人,路上攔截黃某及小黃,欲帶至偏僻處進行“反洗腦”,於是才出現開頭一幕。
  事發 我兒子馬路上被人綁架
  前天上午9點40分,青山警方接到一位來自四川的父親報警求助,他的兒子在青山區友誼大道建設一路附近遭一伙陌生人綁架,“快點救救我的兒子啊!”
  經查,他姓黃,48歲,四川省南部縣人。黃某稱,年初,他們夫婦和兩個兒子來武漢做工程。前天上午9點多,他和小兒子小黃經過青山區園林路綠景苑社區路邊時,一輛豐田越野車突然在他們身邊停下。車上下來三男兩女,讓他們上車談點事。他和兒子不同意,這夥人就強行將他們倆拉上車。他拼命掙脫後,連忙打電話報了警。
  黃某聲稱,他們來武漢時間不長,生意上也沒與人發生糾紛,不知道這夥人綁走他兒子是為了什麼。
  青山警方迅速調派民警沿路進行視頻追蹤,前天下午3時許,民警在青山區紅鋼城的沿港路邊,發現了這輛豐田牌越野“嫌疑車”,並通過跟蹤在一賓館內房間,將5名“綁匪”抓獲,解救出了“受害者”小黃。
  真相 “綁匪”竟是“反傳銷聯盟”志願者!
  警方將“綁匪”帶回鋼都花園派出所調查時,“綁匪”卻大呼冤枉:“我們不是綁架他,我們是來救他的呀!”其中一個名叫李旭的人說,他們是“全國反傳銷志願者聯盟”的志願者。這次,他們是應四川一名傳銷受害者楊女士的請求,前來拯救深陷傳銷組織的家人。
  李旭給出了自己的名片和身份證,向警方展示了“全國反傳銷志願者聯盟”的網站。經確認,這些確實是真的。
  李旭介紹,這起“救人”事件,源於求助者四川瀘州人楊女士。楊女士的老公就是報警人黃某的長子大黃。楊女士的老公一家4口,每人交了一份69800元的入伙投資“裝修工程”,每一份兩年內能掙回1040萬元。他們家四處借債,已投入20多萬元,“大黃覺醒後委托楊女士向他們求救,“我們是應要求前來解救他的家人的。”
  李旭說,由於深陷傳銷的人對自己的投資行為深信不疑,一時間無法“反洗腦”,又擔心楊女士老公他們身後跟隨有傳銷同伙,因此只得儘快將他們拉上車,帶離傳銷組織的活動範圍。於是,他們在武漢演繹了這起“綁架案”。“我們也是迫不得已啊。”
  李旭的話令辦案民警哭笑不得,只好撤案。事情真相大白,黃家父子都表示要回頭。
  講述 反傳銷聯盟創始人曾是受害者
  43歲的李旭是這個反傳銷聯盟協會的會長。他介紹,創立這個反傳銷組織,是因為他也曾是一名傳銷受害者。
  早在2004年,李旭被朋友介紹到徐州“發財”,掉進了傳銷陷阱,損失10000餘元,冒著生命危險逃離“魔窟”。從此,他開始了義務反傳銷宣傳。
  2006年,李旭與全國各地的受害者們一起組建了這個組織。他們冒著危險,前往傳銷窩點解救傳銷人員、針對傳銷人員進行反洗腦、接受求助者咨詢工作,平均日接待求助量達數百起。
  據介紹,反傳銷聯盟已經成功解救傳銷人員4000多名。聯盟提交申請表的註冊志願者,已達到2000多名,具有專業反洗腦解救能力的志願者20多人。
  李旭說,反傳銷工作有兩個階段,一是搶人,二是反洗腦。由於傳銷人員執迷不悟,短時間是講不清道理的,又會遇到傳銷團夥的威脅。因此,要救一個傳銷人員,第一步就是將對象帶離窩點,就是強行“搶人”。志願者將人帶離危險地帶後,接下來就是進行反洗腦,要讓受害者“自己醒悟、自己解救”,外力施壓適得其反。  (原標題:街頭“飛車綁人”竟是解救“傳銷男”)
創作者介紹

elvidjtnque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