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密林里的芭蕉樹下尚遺留有安全套包裝。
疾控中心工作人員給樹林里的中老年男子發放安全套和宣傳資料。

樹林里,一名中年女子和一名騎電動車的中年男子搭訕。
  廣西新聞網-南國今報記者陳小燕/文 記者卿要林/圖
  根據柳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監測,近六七年來,該市每年新報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中,中老年群體所占的比例逐年上升。而中老年人發生非婚異性性行為,且不註意採取安全措施,成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主要方式。
  在“12·1”世界艾滋病日到來之際,柳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婦女健康中心的工作人員,聯合該市娛樂行業協會的志願者,昨日又一次來到柳北區一個嫖客監測哨點,對這裡的“小姐”和嫖客進行行為干預,為下一步開展檢測做準備。
  1
  近300個安全套全發完
  昨日上午9時許,帶著宣傳防治艾滋病的資料以及安全套,婦康中心的楊燕珍和伙伴們上山了。剛來到山腳下,正好碰上幾個從山上下來的老漢。“阿公,給你一點資料。”婦康中心的陳婕笑眯眯地給他們遞上宣傳資料和安全套。幾名老漢也沒有不好意思,伸手接過了。
  再往山上走,遠遠地看見幾名中老年男子在一個小坡上聊天。“主任,今天過來啊。”70多歲的老康(化名)總喜歡把楊燕珍叫“主任”。老康很健談,主動“爆料”:他們(指“小姐”和嫖客)前段時間挨抓了,男的去了2鳥(指2000元),女的去了6鳥(指6000元)。最近抓得緊,今天只見兩個女的。
  旁邊一名老人插話:“今天沒抽血?”楊燕珍接過話題,說計劃明年2月份過來給他們抽血化驗,邊說邊把安全套發給他們,還提醒他們做(交易)時要帶套。
  路過一片芭蕉樹林時,楊燕珍說,那是“小姐”和嫖客們“幹活”的地方。走進去後,地上可見散落著用過的紙巾,三五個安全套的外包裝掩映在落葉下。
  楊燕珍說,這些用過的安全套,說明他們在發生性行為時已有意識地採取安全措施了,也說明干預起了一定作用。
  在山上轉一圈,碰到20多名男性,年齡在30—70歲不等,其中以45歲以上居多。陳婕逢人便發安全套,很快,兩盒共288個安全套就發完了。
  2
  曾經的“小姐”成帶路人
  在這片山林開展外展工作,已有一年多時間。之所以選擇這裡,是因為嫖客相對集中,且年齡主要集中在40—60歲,符合自治區級嫖客人群艾滋病監測哨點的要求。然而,剛開始,這裡的外展工作並不順利。
  2012年4月中旬的一天上午,楊燕珍和婦康中心的4名工作人員第一次上山,想要摸清這裡的情況。然而,來到山上,人全部散完了。沒有人就沒法開展工作,他們只好無功而返。第二天繼續上山,還是以失敗告終。
  總這樣不是辦法。於是,楊燕珍和伙伴們找到一個以前在那裡做過“小姐”的阿蘭(化名),請她帶路。
  第三天,在阿蘭的帶路下,楊燕珍一行又一次上山了。一路上,阿蘭和他們有說有笑。也許正是看到他們這樣,大伙到山上時,那些嫖客不跑了,一些年老的“小姐”也不跑了。這些人用楊燕珍聽不懂的土話交流,後來問阿蘭才知道,他們是問楊燕珍一行是什麼人,來乾什麼。楊燕珍也請阿蘭幫解釋,他們來自疾控中心,是來宣傳防治艾滋病知識、發放安全套、為他們檢測身體的。
  後來,阿蘭還把山上兩個專門放哨的老頭介紹給楊燕珍一行認識,等他們下一次再去時,情況就好多了,大部分嫖客和“小姐”都不跑了。然而,接觸越深,瞭解到的情況就越讓楊燕珍和伙伴們擔心。
  3

  白髮村婦賭氣做“小姐”
  根據婦康中心掌握的情況,在這片山林里,活躍著約10名“小姐”。
  30多歲的阿月(化名)從收教所出來沒多久,不知道要靠什麼維生,於是做起了她認為來錢快的皮肉生意;30多歲的阿玉(化名),經常騎著電動車從柳江開兩個小時的車過來掙錢;60歲的阿琴(化名),即使頭髮都白了,還搭公交車到這邊……
  阿琴為什麼這麼大的年紀還出來做交易?她告訴楊燕珍說,因為老伴在村裡亂搞,她氣不過,也出來做這種事,順便掙點生活費。
  跟她們熟了之後,楊燕珍逐漸瞭解到,她們中年輕一點的,提供一次性行為最高不過30元,如果嫖客砍價,15元也能成交;年紀長一點的,5元、10元便是常有的事。
  和廉價相比,“小姐”們提供性服務時不註意採取安全措施更讓人揪心。
  幾乎每一個“小姐”都會隨身攜帶一個布袋或小包,裡面裝的是“必備品”:一張塑料紙,交易時所用;一瓶大瓶裝的礦泉水,每次完事後用來做簡單沖洗;一些衛生紙以及一支藥膏。
  然而,干預之前,“小姐”和嫖客們交易時,很少人願意使用安全套。尤其是年紀大些的“小姐”,更加不願意,因為用的話,她們得的錢就會比不用的少。
  有時,有的“小姐”一個上午可與10多人進行交易。她們當中,有人因此感染了艾滋病病毒。
  4

  八旬翁拄杖上山“做工”
  “小姐”中有年紀大的,嫖客中同樣也有。
  有一次,婦康中心工作人員看見一名拄著拐杖、頭髮花白的老翁在山上,交流後,得知他已80多歲了,也進行過交易,用他自己的話說,就是“解悶、解悶”。
  剛開始,老漢並不知道楊燕珍他們是來做宣傳干預的。有一次,老人直接對楊說:“走吧,給你50塊。”楊解釋:“我不是做這個的。”“不怕的,我給她們25塊,給你50塊。”楊又好氣又好笑,最後認真地解釋了一遍,他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。
  除了年過八旬的老人,山上的嫖客還包括離退休的老人、周邊的工廠工人、外來務工者、沒有老婆的人。相對冬季,夏季來此地交易的人更多,很多人都是騎著摩托車、電動車前來。
  根據工作安排,婦康中心要給嫖客抽血化驗,如果檢測出陽性,便及時幫他們轉介治療。開始時,並不是所有的嫖客都願意配合抽血,但在第一次抽血檢測中,就有一名嫖客被檢出了HIV陽性。
  為了擴大檢測面,婦康中心把檢測的範圍擴大了,給嫖客和“小姐”驗血糖、血壓。慢慢地,越來越多的嫖客和“小姐”願意配合抽血。然而,檢測的結果令人擔憂,有12%的人被檢出性病、梅毒。楊燕珍說,這和嫖客、“小姐”們缺乏健康意識有關。有些嫖客在交易前先看“小姐”的下體,沒有紅腫的情況下才會交易。然而,病毒是無法用肉眼看出來的。如果“小姐”感染了性病或梅毒,由此產生的蝴蝶效應是可怕的。
  5

  中老年人更要防艾滋
  為了讓“小姐”和嫖客認識到高危性行為所帶來的後果,婦康中心把健康課堂搬到了山上。
  楊燕珍有一本宣傳冊,裡面除了人體的構造圖,還有很多生殖疾病的圖片。除了講解健康知識,楊燕珍還把這些生殖器皰疹、尖銳濕疣、梅毒等赤裸裸的圖片直觀地展現在嫖客和“小姐”的面前,觸目驚心。相比“小姐”,嫖客聽得更為認真,由此帶來的好處就是,他們怕被感染,更積極地參與抽血檢測。
  宣傳了健康知識後,婦康中心還現場做問卷,得到的結果是,防治艾滋病的知曉率,干預後比干預前提高了50%以上。
  儘管這個點的干預有了效果,但就全市的情況來說,在中老年群體中開展防治艾滋病宣傳干預依然任重道遠。
  記者瞭解到,2005年以前,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在新報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中約占5%;2007年,這一比例為13.78%;2008年為22.2%,2009年為20%左右。
  到了2010年,新報告的病例中,50歲及以上老年人達到27.65%,60—69歲組男性在該年齡組所占比例達到最高。
  2011年,新報告病例中以男性為主,約占到70%。此外,老年感染者的檢出也在增加,1—9月份報告病例中,60歲以上的占到了24.32%。
  2012年,柳州市報告新發現艾滋病病人和病毒感染者以40歲及以上年齡組為主,占63.6%,其中40—49歲占21.6%,50—59歲占16.7%,60—69歲占14.9%,70歲以上占10.4%。
  數據顯示,50歲以上年齡組報告數逐年上升,且今年新發現報告感染者和病人中40—49歲年齡組上升明顯,較去年同期上升了49.5%,其中大部分中老年男性有非婚異性性行為史。
  疾控人員認為,中老年男性感染艾滋病病毒與生理因素、社會文化教育因素、同伴相互影響作用、社會大環境、心理因素等方面有關。在艾滋病預防控制工作中,更應該對這一人群普及艾滋病知識,倡導社會各界關註中老年人尤其是老年人的生活問題,提高他們的精神文化水平,以減少婚外性行為尤其是商業性行為的發生。
(原標題:村婦做"小姐"八旬翁上山嫖娼 中老年人更要防艾滋)
創作者介紹

elvidjtnque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